您好!欢迎访问西北政法大学国际教育学院!

收藏本站|设置首页|手机版

栏目导航

您现在的位置:

网站首页 > 对外交流 > 感悟体验 >
台湾,一场美丽的邂逅
文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Administrator  发布时间:2016-03-29 18:50  点击量:


        

何阳源


2014年,我参加了学校的暑期赴台湾东吴大学交流项目,并且因为自己民商法专业的原因,选择了“台北的民法邂逅”这个课群。我在期末考试快结束的时候拿到了通行证,又在暑假的第二天早晨飞往台湾。
台湾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个特别的地方,在每一个人的心中,台湾都有自己的面貌。我的脑海里只有一点儿从台剧中得来的印象:繁体字、楼低、小吃多。这些印象在我走出桃园机场后便成了一个字——热。

台湾的热是像冬天刚洗完澡后身上笼罩的那一层水汽,闷闷的,黏黏的,走两步就出汗,这让我很不习惯。
随处可见的繁体字让我倍感亲切,但是入境时和那些金发碧眼的游客是一个队伍又让我感觉不太舒服。还有些台湾人在听到我的口音后,会很自然的问一句“你是从中国来的吗?”,他们似乎并不讳言自己是一个独立国家,而我每次都觉得很别扭,我可是从小都把你我看做是中国人的啊。

坐在机场开往学校的车上往窗外看,的确和电视剧里一样啊,高层并不多,在好多地区几乎没有高层。在这里的大街小巷,到处可以找到好多年前的建筑,看似老旧,气势上输给了大高层,但却有着自己独特的韵味。许多台湾人的记忆就保存在这些上了年纪的建筑中。而在我们快节奏的生活中,家乡的平房不断地被高层取代,在我初三和高三毕业后,我的两所中学都分别进行了重建。现在我每次路过那里,除了当年的校服还在延续、熟悉的老师没有退休外,所有这个地方的记忆和时光都只能保存在我的内心深处,校园里的某个教室或某个角落都不能再唤醒它们了。
台湾的整体节奏大概就是“老”和“慢”了。

“老”,是因为建筑,因为繁体字,因为通用的还是民国纪年,因为许多中华的传统文化在这个宝岛上继续发扬光大着。

“慢”,是因为不管男女老少,说话总是慢条斯理、轻声细语,特别温柔,让听惯了大嗓门的我一时难以适应,于是专门让班里的同学说了几句陕西方言来给耳朵挠挠痒。还是因为时间在这里也变慢了。记得有一次,有一个同学问老师台北街头的垃圾桶怎么那么少,喝完饮料都没有地方扔。老师一直不理解,他说每个饮品店都会有垃圾桶,为什么不喝完再走呢?捷运和公车上都不可以饮食和喝水,为什么要拿在手里,而且在台湾垃圾严格分类,封纸杯装饮品的膜和杯身都是要分开扔的。我们也不理解老师,我们要赶时间玩啊,若坐下来喝点东西,再吃些点心,那时间都浪费了。而他们总是很享受时间中的闲适。

到了台湾才发现,在许多方面都和大陆有着这样那样的区别。他们打字不用拼音,而是汉字注音法,而我喜欢的两部电影《霍比特人》和《里根》,也被翻译成了《哈比人》和《雷根》。为了让我220伏的电源线可以连接到他们110伏的电源插座,我还专门带过去一个转换器,那在和台湾人的交流中,也需要这样一个转换器吗?我的答案是:需要。而这个交流中的转换器就是礼貌和友善。

回顾在台湾的一个月,让我印象最深的并不是它的美丽风景和便捷交通,而是我遇到的那些“台湾好人”们。

去台湾之前,老师们一封封的行前嘱托邮件让我知道原来除了“此致,敬礼”之外,还有那么多信末祝语,也让我开始怀疑自己到底还会不会写邮件了,在平时的书信中,“谢谢”和“您”已经是我表达敬意的最高境界了,但会透着生硬和距离感,而在他们的邮件中,你会觉得又温暖又礼貌。

向别人问路他会给你说谢谢,撞到别人他会给你说对不起,收银员会给每一个顾客说谢谢,下公车的时候司机也会给几乎每一个乘客说谢谢,总之就会觉得很奇怪,为什么这些人要抢我的词。在这个到处都充满谢谢的环境中,你会觉得自己变成了没礼貌的那个人,所以你也会变的礼貌,大家相互道一声谢谢。

在台湾,我看到的是许多陌生但又带着微笑的面孔,而不是一双双上下打量你的眼睛。在这里你也会自然的展现出你原本喜乐友善的脸庞。

在台湾一个月的时间,我庆幸自己看到的都是台湾美丽的一面。在时间上,比起自由行的同学们,我觉得自己比较幸福。当然他们也可以嘲笑我在台湾一个月,居然没去阿里山和东海岸。而那些我没去的地方,在我心里留下了一个憧憬,成了再去台湾的理由。